紧急情况:本站如果打不开了,备注1:m.ranwen.com 备注2:m.zhuishu.com

笔趣阁 - 都市小说 - 毕景乐至在线阅读 - 番外之壹 三十余载(上)

番外之壹 三十余载(上)

        清台山上有怪物。

        据说那怪物生着青色獠牙,血红的眼,白色的发,生得无比恐怖。

        据说那怪物的眼睛带有魔力,只要看到便会被其拉入魔道,不得善终。

        据说那怪物日日都念着咒语,不知道在酝酿什么阴谋。

        村子中最年长的老头儿讲的津津有味,这一众听众中除了村里的小娃儿之外,还有一个年轻人。

        那年轻人在这里听了两天了,没人知道他是谁,不知道他从哪里来,也不知道他要到哪里去。

        那年轻人穿着一身白色的广袖长袍,生得十分好看,用村子里的话来说便是‘一笑那满山的花儿都开了’。

        小娃儿都爱靠近那年轻人,把那满脸的鼻涕蹭在那人白衣上,以此来表达他们的喜爱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那怪物念得咒语是怎样的?”有小孩子好奇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老头儿捋着胡子,高深莫测道:“听了那日从清台上下来的道长说,是类似‘吱吱’的声音,后来老夫又去翻了许多古籍,这咒语可能出自西方混沌界,所以这怪物也可能正来自那处,尚未开化,凶残无比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老头儿说的兴起,下面的小娃儿也听得有趣,只有那爱流鼻涕的小娃儿发现身边的人不见了,转头一看,顿时大叫一声:“好看的哥哥,你去哪里?”

        所有人都转过了脑袋,便见那年轻人往一条路上走去,而那条路正是通往清台山的路。

        小娃儿哇哇叫地冲了上去,抱住了年轻人的大腿:“哥哥,山上有怪物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年轻人蹲下了身,捏了捏那小娃儿鼓鼓的脸颊,笑道:“那哥哥去把那妖怪抓起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年轻人的笑太有魔力,小娃儿放开了大腿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哥哥……哥哥去抓妖怪了,要有果子吃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怪物可是会吃人的,不是你有果子吃,而是那怪物要吃了那漂亮哥哥了,真可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小娃儿瞪大眼睛,转身看去,那白衣飘飘的身影已经消失在小路的另一端。

        --

        乐至是一步一步爬上那清台山的。

        脑海中许多片段闪过。

        茫茫天空下,那人躺在地上,头发渐渐发白。

        那人抓着修道的弟子,一直重复着一句话。

        乐至从七色石秘境而出的时候,便直接来了这清台山下的小村子。

        怪物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又有谁知道那传说中的怪物是妖修之主,修真界的大能?

        越靠近山顶,乐至越能感觉到一股天罡之气,其中带着魔气。

        毕景入魔了?

        乐至走完最后一步的时候,便见眼前的花草全部枯萎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乐至往中间走去,便见一人躺在那枯萎的花丛中,白发凌乱,将脸完全挡住了,整个人都透着一股绝望与压迫,似困兽一般。

        乐至走近了一些,那一直躺着的人突然坐了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凌乱的头发落到了一边,露出那全部面容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双眼发红,青色胡渣,脸色惨白如纸,竟透出一股狰狞来。

        那人血红的眼珠转了转,身形移动,片刻便出现在乐至面前,突然伸出手来,带着一股杀气。

        乐至一挥手,眼前便形成一个气罩,将那人带着煞气的一掌挡在了外面。

        那人眼珠更红,泛着一股煞气,疯狂地撞击着那气罩,咬着牙发出一些细碎的声音,凌乱而恐怖。

        心魔甚重,已经失去了神智。

        乐至便站在气罩中,看着那人疯狂的模样,那一下一下地撞击似乎落在了乐至的心间,每一下,都让他心沉了一分。

        过了许久,似乎失了力气,那人便直接在地上躺下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毕景。”乐至叫了一声。

        毕景转过了脑袋,脸上的狰狞突然消失了,那双眼中带着疑惑,盯着乐至看着。

        如此近距离,那白如雪的头发灼伤了乐至的眼睛。

        那人看了许久,突然伸出手来,乐至也看到了那双手,伤口已经结痂,留下恐怖的伤痕。

        那手戳了戳乐至,脸上浮现出不可置信的表情。

        心魔时常伴着梦魇,梦魇之中,妖魔鬼怪都化成那人的模样,爱那人越深,毕景越恨那些扮作他的幻影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至……”那人张了张嘴,声音早已嘶哑了,只能叫出一个字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毕景……”乐至又叫了一声。

        毕景的脸上已经是狂喜,眼中的血红也似乎褪去了一声。

        耳边一阵风过,乐至便落入了一个怀抱,那人便这样抱着他,越抱越紧,最后那力道似乎要将他捏碎了般。

        乐至有些难受,但是却任由那人抱着,没有挣扎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至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后来便化作了那‘吱吱’声,正如同那山下村子的小老头说的一般。

        再到了后来,那声音中竟带上了哭腔,乐至愣了一下,便伸出手,抱住了那人的腰。那人本来生得强壮,如今竟瘦了许多。

        不知道过了多久,直到毕景的力气消失,晕倒在乐至身上的时候,乐至才脱离了那人的怀抱。

        乐至将他抱在怀中,看着他那带着泪痕的脸,便捏着自己的袖子,替他细细擦去。乐至又将怀中的丹药都掏了出来,取了那稳定心神丹药让毕景服下。

        毕景抱着他的腰,那紧皱的眉头渐渐散开。

        乐至在这清台山上找了一处山洞,从秘境中取出一些材料,铺出了一张床,将毕景放到了床上。

        也不知道在山上打了多少个滚,毕景身上的衣物都带上了味道,那白发也纠结在一起,看起来特别的脏乱。

        乐至先替他换上自己的衣物,又将他那凌乱的头发打理了一番,妖主大人才稍微有了往日的风采。

        毕景还在沉睡,但是睡得十分不安慰,在那床上翻动着。

        乐至坐在那石凳之上,分辨着药草,这药草是清台山上摘得,倒也有些好东西。

        空气中突然传来一丝波动,乐至摘着药草的手突然顿住,然后将那药草收起,往外走去。

        山洞门口处站着一女子,女子青色纱裙,背对着乐至站着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乐至见过凤虚真人。”乐至恭敬道。

        女子转过身来,面容淡雅,脸上并无什么表情,一双眼睛看着乐至,看不出悲喜。

        乐至也任由她看着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本不应该出现在这清台山上。”凤虚道人淡淡道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句话颇为怪异,乐至并未领会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缘起便是一生纠缠,你与吾儿之间便是如此。”过了许久,凤虚道人才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缘本是虚无缥缈的东西。”乐至道,“他如此模样,您为人母,难道不心疼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祸福相依,置于死地而后生,他修此道,便是至情至痛才能悟道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世间万道,果然深不可测。”乐至道,“不知道真人找我所为何事?”

        乐至并不认为凤虚道人找他只为闲聊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以吾儿往日心思,我未曾想到他会修此道。但是修此道者,才这世上都是痴情之人,若是变心,那一生修为便毁了。所以若是得修尽情道的道侣,便是生死相依,倒也为一桩美事。”凤虚道人道。

        乐至脸上依旧有些疑惑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仙道漫漫,若是你要寻一道侣,对吾儿也可略作考虑。”凤虚道人面无表情道。

        所以,凤虚道人是在作那保媒之事?

        看着这不染纤尘的女子说出这般的话,乐至心中便觉得诡异至极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乐至暂时还无这般心思。”乐至道。

        凤虚道人掩着唇,轻轻咳了一声,那脸上还是无甚表情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真人守在这清台山上这般久,为的便是这句话?”乐至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凤虚道人那一向冷清的脸上闪过一抹惊讶。母子之间本有一抹灵犀,她为半仙,应遵循天道,不随便插手这修真界之事,而这次居然得了天道机缘自然便赶来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其实她守在清台山上已经多日,守着毕景悟道。而眼前的人突然出现,便是意外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本尊想请你帮一个忙。来日你若有所取,凡是本尊有的,都会予你。”凤虚道人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何事?”乐至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凤虚道人凤目中闪过一道光,突然靠近了乐至,轻声说着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是天道给的一个机缘,所以我不希望他误了机缘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乐至睁大了眼睛,看着凤虚道人。

        修真之人不可轻易做承诺,所以不可妄言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若是真的那般,或许便解了他与毕竟之间的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好。”过了许久,乐至才道。

        凤虚真人给了乐至一颗泛着金光的珠子,然后离去,乐至在山洞口处站了许久,刚转身,便见一人慌乱地从里面跑了出来,那眼睛又有些微微泛红。

        一瞬间,便落入了那人的怀抱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至儿……”那人一声一声地叫着。

        乐至揉了揉耳朵,笑道:“你再叫下去,我耳朵都聋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过了许久,毕景才恋恋不舍地放开了他,手却霸道地握着他的手,怎么说也不放开。

        两人携手入了山洞,乐至开始收拾那些药草。一只手被毕景握在手中,自己也只剩了一只手。

        毕景的目光一直盯着他,片刻不离。

        乐至起初还可以视而不见,到了后面也变得不自在起来,瞪了他一眼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至儿,那一日……”毕景似乎想到什么,脸猛地白了,身体也微微颤抖了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乐至连忙握紧了他的手,将那日之后发生的事娓娓道来。

        毕景将脑袋靠在了乐至的肩膀上,听着他的声音,才觉得稍微安心。

        想到凤虚道人的话,乐至只将自己躲入秘境的事讲了出来,其余的并未多言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也是,为何将自己弄成这般模样?”乐至叹气道。

        毕景看向他,脸上突然带上了煞气:“谁敢伤你,我便杀他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乐至看着他这般模样,突然想起了那日凤虚真人的话。

        以尔之死,渡他成仙。

        如今你既来,便让他以为梦一场,唯有成仙,方可见你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