紧急情况:本站如果打不开了,备注1:m.ranwen.com 备注2:m.zhuishu.com

笔趣阁 - 都市小说 - 毕景乐至在线阅读 - 第□□章 神魂离体

第□□章 神魂离体

        乐至定定地看着纪若,看了许久,突然轻笑出声:“你个大傻子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说完,便将一颗丹药递到了纪若的嘴边,纪若眼中的悲伤渐渐散去,闷闷地看了乐至一眼,睁开嘴,那丹药便落在了嘴里。

        纪若嚼了两口,便将那丹药吞下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仅傻而且懒,牧嗔真可怜。”乐至状似同情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有姑奶奶喜欢,怎么会可怜?”纪若瞪了乐至一眼。

        神木之光落在乐至身上,源源不断地灵气将他们包裹在其中。

        一个气泡将乐至包裹在其中,然后离了地,带着他缓缓地升到了空中。

        纪若也是一般情况。

        乐至初始还能看见纪若,纪若也是一脸惊异,乐至道:“时机已到,务必借此修补丹元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纪若一脸茫然地看着他。一个气泡仿佛一个独立的空间,纪若似乎听不到他在说什么。

        乐至不再说话,只是微笑着看着他。

        纪若也朝着他露出一个灿烂的笑。

        再到后来,便看不到外面的一切。

        乐至坐在其中,放开了身上的灵根,将那些灵气缓缓吸收入根骨。

        不知何处生出一抹金光,将乐至罩在了其中。

        乐至抬头,见那磨光从头顶的虚空之中落下,漫长而无根源。在这抹光笼罩着他的时候,乐至觉得自己身周的真气更浓郁了,身体渐渐地变轻,所有的束缚瞬间消失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才是真正的神木之光。

        乐至恍恍惚惚地想着,然后闭上眼睛,静心修炼。

        乐至只觉得自己的神魂渐渐从身体中飘了出去,飘出了这神木之空间,飘出了极北之地,在九州八荒之间飘荡着。

        一路飘着,那所见之景似乎并非虚妄。

        巍峨的高山,碧蓝的湖泊,嘈杂的人群,繁盛的宗门,还有那碧绿的草,奇异的花朵,哭闹的小孩,一切都那么真实。

        乐至不知道自己飘了多久,似乎过了几百上千年,又似乎不过瞬间。

        乐至的神魂突然落在了一个洞府前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是他第一次站在地上,在虚空之中飘荡地太久,乐至站在地上突然有些不自在,他茫然地四处看了看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个地方陌生之中带着熟悉之感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是哪里?

        乐至想了许久都想不起来,他茫然地站在门口,看着有人从他身边走过,却似乎没有看到他。

        直到有人从他身体中穿过,那人似乎顿了一下,疑惑地看了看乐至站着的地方。

        乐至见那人看来,心中突然有些紧张,睁大了眼看着那人。

        那人顿了一下,便很快离去。

        乐至心中有些不甘,便跟在那人身边走了进去。

        明明是一座洞府,里面却藏着许多亭台楼阁。

        看着那弯弯绕绕地回廊,乐至只觉得头一晕,连忙跟紧了那人。

        走过了九曲回廊,穿过了数个院子,那人却不见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乐至看了看四周,只能看见那原形的院子门,院子之外是一条长长的走廊,而自己身后是一排屋子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是一个小院子。

        乐至从那院子门往外走去,突然入了一座奢华的大殿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殿中肯定有人。

        乐至暗暗地想着,便踏上了台阶,往那大殿之中走去。

        香炉之中泛着一阵青烟,乐至却闻不到那青烟的香气。

        大殿之上摆着一张红木椅,乐至走了上去,四处打量着,却看不见一个人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谁在外面?”

        声音是从身后传来,在听到声音的那一刻,乐至的心颤了一下,很不寻常。

        乐至那要跨入侧卧的脚连忙收了回来,小心翼翼地转身。

        隔着一层珠帘,乐至看不到里面的情景。

        里面有人,刚刚那声音便是从那里面出来的。

        乐至缓缓地靠近了那珠帘,之后便没有再往前走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九玉?”

        里面的人又道。

        九玉?乐至一脸茫然,站在原地。

        珠帘之中没了声音,一阵风吹过,便听到一阵清脆地声音,久久不绝。

        过了许久,珠帘突然掀开。

        乐至眼前突然出现了一张脸,那张脸离得太近,乐至睁大了眼睛,下意识的屏住了呼吸。

        入眼的是一双黑漆漆的眼珠,那双眼睛很淡,似乎没有什么情绪。

        那人看了一眼,便又转了回去。

        一头白发格外显眼。

        过了许久,乐至才深深呼出一口气,心脏却剧烈地跳动了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乐至直接穿过了珠帘,没有丝毫动静。

        刚刚那人躺在卧榻之上,一头白发散了下来,闭着眼睛,面容如玉,俊美无双。

        乐至愣了一下,突然觉得眼前的人有些眼熟。

        乐至呆呆地看了那人许久,突然觉得自己有些怪异。

        乐至走到床边,看着窗外的风景。

        一湖碧蓝的湖水,如同古镜一般,无波无澜。杨柳垂地,偶尔传来几声鸟鸣。

        直到听到后面的声响,乐至才醒过神来。

        那躺在卧榻上的人似乎已经睡去,眉头却皱起,似乎在低囔着什么。

        乐至有些好奇,便朝着那人走了过去,蹲下了身,细细地分辨着那人的声音。

        声音很低沉,很好听。

        乐至听了许久,才听清了那人口中的字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乐至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乐至坐在了蒲团之上,撑着下巴,思考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在虚空之中不知道飘荡了许久,久到他似乎忘记了自己是谁。但是他也从来没有想过,如今想来,脑子便是一片空白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只记得自己的名字,这人叫的是自己?

        不知为何,乐至心中竟然生出了一丝喜意,傻愣愣地盯着那沉睡的人,突然觉得这一幕也格外熟悉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莫非自己以前也曾这样看过这个人。

        那人起初只是轻声喊着,后来越来越急切,那声声落在乐至心中,有一种胆战心惊之意。

        那人突然睁开了眼,一双墨色的眼如古潭水一般,幽静,深沉,似乎还带着一股煞气。

        乐至被吓了一跳,下意识地转过了脑袋,后来才反应过来,这人根本看不到自己。

        那人脸色越来越冷,突然冷笑一声:“既然来了,何必躲躲藏藏?”

        乐至那刚平静的心又吓了一跳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心魔至少也为魔者,竟然不敢现身?”

        心魔?

        乐至转头四处看了看,莫非这房间中还有一个看不见的家伙?

        那刚刚自己那痴傻的模样全被看了去?

        乐至连忙站起了身,将自己身上的衣服拢好,面无表情地将四周打量了一圈。

        什么都没有。

        莫非这位心魔比自己还透明?

        乐至心中暗自猜测着,而那卧榻之上的人突然站了起来,便往外走去。

        乐至下意识地跟了上去。

        那人爬上了一座山,乐至也跟了上去。

        之后便到了一座洞府前,洞府之中的洞府,便是极品福地了。

        那人往里走去,乐至也往里走去。

        走了片刻,眼前豁然开朗,而那中间处,生着一株梧桐树,泛着淡淡的金光。

        神木?神木之光?

        乐至脑海中突然浮现出一段段熟悉的片段,乐至想要往前走去,突然有东西缚住了他。

        乐至低头,便见了一串黑色的绳子,将他捆在其中。

        乐至下意识地想要挣扎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本座已经许久不杀人,你为心魔倒罢了,怪便怪你在本座梦中要化作他的模样。”不远处突然传来一阵冷笑。

        一阵寒意由背后而生,乐至挣扎地愈加剧烈。

        那人一步步朝着乐至走来。那人白发如雪,脸色却染上了一层恐怖之色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已为困兽,还不现身?”那人讥讽道。

        黑色的绳子中冒出一股天罡之气。天罡之气乃至纯至强之气,乐至修的本是柔和之道,便觉难以承受。

        那天罡之气一遍一遍的灼烧着乐至的心,看着那人愈来愈冷的脸,乐至突然有些害怕,又有些委屈。

        乐至猛地一挣脱,那绳子便落在地上,灼烧之感瞬间褪去。

        那人走了过来,拾起了地上的绳子,朝着乐至的方向看了一眼,冷声道:“虽然蠢,倒有几分能耐,既然你在死之前那么喜欢跟着本座,那便跟着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那人说完,便转身,站到了梧桐树下。

        乐至想要往前走去,想到刚刚那绳子的厉害,心有余悸。

        乐至咬了咬唇,还是走了上去。

        那人坐到了梧桐树下,身形一晃,突然化作了一只巨大的凤凰。

        火红的凤凰,落在那梧桐树上,眼中透出一股傲气来。

        那火红的羽翼刺激着乐至的眼睛。

        乐至看着眼前的凤凰,莫名的眼熟。

        凤凰站在梧桐树上,闭目,那神木上面的光芒便落在了凤凰的身上。

        眼前的人是妖修,乐至隐约记得妖修若是化为原形修炼更为快速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凤凰一站便是站了许多日,乐至便在他身边看着他。

        几日后,那梧桐树上突然出现了一层红火的光,如同一阵大火,但是没有热度。

        凤凰浴火而生。

        这火光,便是修为进阶之兆吧。

        乐至暗暗想着。

        待火光散去,那梧桐树下出现了一个挺拔的身影。

        那人缓缓地睁开眼,面容之间似乎泛着淡淡的光华,说不出的好看。

        那人手轻轻一挥,突然消失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乐至回过神来,才知道那人下了禁制。

        乐至便在禁制外,继续想着自己的事。

        自己为何会到这里?

        这人为何这般眼熟?

        时间缓缓流逝,乐至又在想那人在禁制中做什么。

        乐至有些好奇,靠了上去,轻轻地触了一下眼前的虚空,手却穿了过去。

        乐至一喜,这禁制原来锁不住自己。

        那人在禁制中呆了许久,也不知道在做什么。

        乐至犹豫片刻,最终好奇心胜了,便穿过了禁制,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    那虚空之中竟然有画面闪过。

        乐至转头去看那人,却发现那人紧紧盯着那虚空之中,唇角竟然残留着一抹笑。

        那人眼神一寒,突然朝着乐至所在的方向瞪了一眼,虚空之景也收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乐至只来得及看到一个背影。

        那人怒气匆匆地往外走去。

        乐至很无辜,在这洞府之中独自一人坐了一会儿,便往外飘去了。

        那人身影早已不见,乐至便有些茫然地四处走着。

        不知道走了多久,乐至终于找到了那熟悉的宫殿。

        乐至心中竟然有些欣喜,便往那大殿走去。

        那人躺在卧榻之上,手中拿着一本典籍。

        外面突然传来一阵脚步声。

        乐至往外面看去。

        那脚步声在珠帘之外便停住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毕景……”外面响起一阵低低的唤声。

        毕景放下了手中的古籍,道:“九玉,进来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毕景?

        乐至脑海中突然一抹光闪过。

        珠帘掀起,一个脑袋伸了进来。

        乐至眼中还残留着震惊,那已经忘却的记忆渐渐飘散回来,乐至抬头看去,见了那突然出现的人,顿时惊上加惊,彻底愣住了。

        那人的容貌竟然与自己有八分相似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