紧急情况:本站如果打不开了,备注1:m.ranwen.com 备注2:m.zhuishu.com

笔趣阁 - 都市小说 - 毕景乐至在线阅读 - 正文番外 药神大人

正文番外 药神大人

        逍遥仙宗不愧为修真大宗,其中奇珍异宝,不计其数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一点,叶光纪深有体会。

        第一次,叶光纪将秦太初的聘礼扔到了逍遥仙宗的大门之上,这般举动便是生生打了逍遥仙宗的脸,叶光纪十分消气,回到幽草宗便开始翘起腿喝着茶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然而,他高估了逍遥仙宗的脸面,也低估了秦太初的脸皮。

        当那唯一的苦力药童离开幽草宗,逍遥仙宗的聘礼又送上了门,上一次是十八香车,这一次却是三十六香车。

        叶光纪看着婆娑峰前停着的三十六辆香车,脸已经冷成了冰渣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师叔,要不,您就从了吧?”有弟子嘻嘻哈哈道。

        叶光纪一挥手,那弟子便飞到了百米之外。

        叶光纪沉吟片刻,便坐上了香车,往逍遥仙宗而去。

        没有了药童,叶光纪砸的格外吃力,整整三十六车,眼看天要黑了下来,却还剩二十四车。

        叶光纪捋起了袖子,坐在了一旁,大口呼着气,心里已经把秦太初骂的底朝天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道友可需要帮忙?”

        耳边突然响起一个柔和的声音,叶光纪转头,见了那张突然窜进眼里的脸,愣了一下。

        眼前的人面容偏阴柔,一副好相貌,裹着一身宽大的道袍,看起来十分瘦弱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是何人?”叶光纪问道,眼前的人似乎有些眼熟,但是看着那瘦弱的模样,叶光纪心中的警惕瞬间解除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心中一直念着一个人,变着法子送他东西,为他付出一切,终究打动不了他的铁石心肠。他不喜我,我便成了无家可归之人。”那人道,声音里透出一丝落寞,配合着他那颇为憔悴的面容,看起来十分可怜,

        叶光纪瞬间脑补了变卖家产讨好心爱之人,最后却仍被拒绝落魄公子形象,只是这人为何会出现在逍遥仙宗外,叶光纪便没有去想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有了新的苦力,叶光纪心中盘算了一下,便道:“你替我将这些东西全部砸在这大门上,我便请你吃东西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不知是不是叶光纪的错觉,他看到眼前的人眼睛一亮,心想这人果然一无所有,饿得厉害,听见吃的,竟然这般饿狼模样。

        那人砸的很卖力,叶光纪坐在一旁,看得眼睛都花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人虽然生得瘦弱,但是干起活来丝毫不含糊。

        果然人饿了,什么都干的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一个时辰后,那人便站到了叶光纪面前。

        叶光纪大拍了一下眼前人的肩膀,笑道:“我带你去吃东西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叶光纪却未注意到他刚那一下拍的十分用力,而眼前的人却连一丝晃动都无。

        叶光纪带了灵兽,是一只青鸟。

        两人共乘一只青鸟,那人似从来没有在高空中飞过,抱着叶光纪抱得很紧。

        两人到了离逍遥仙宗最近的小城,天已经黑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唤何名?”叶光纪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秦初。”那人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秦初,你想吃什么,这一条街上的吃食,随你挑。”叶光纪摸着鼓囊囊的钱袋,豪放道。

        秦初四处看了看,似有些迟疑。

        过了许久,才指着一家最近的酒肆道:“不如去喝酒吧,我已经好久未喝酒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这小身板竟然喜欢喝酒?

        叶光纪并不在意,便与秦初挑了一个位置坐下。

        一人一坛酒,打开塞子,便有一股酒香扑鼻。

        秦初闻了一下酒,脸上便露出陶醉的表情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好久不曾喝酒了。”秦初道。

        叶光纪只当他太穷:“今日你便放开肚子喝,能喝多少是多少,喝多了,我扛你回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秦初眼睛一亮,而后又黯淡下去:“我最大的心愿,便是能与他一起喝酒……可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叶光纪见他这般可怜模样,不耐烦道:“不必想那些不开心的事,我来陪你喝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好!”秦初突然笑了,那张偏阴柔的脸笑起来十分好看,看得叶光纪都愣了一下。

        两人捧着酒坛便喝了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喝的十分爽快。

        月上中天,那说要扛着另一人回去的人已经醉成一滩,正在地上打着滚。

        秦初将那人抱进了怀中,挡住了众人的目光。

        秦初低头,借着月光,便见那俊朗的脸上此时染上一层红晕,英气的眉眼,此时看起来都十分可爱。

        秦初轻笑了一声,将那人扛在肩膀上,身影瞬间便消失不见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叶光纪第二日醒来的时候,头疼的厉害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伸出手,想要去拿那解酒的丹药,却突然摸到一个滑腻腻的东西。

        叶光纪猛地睁开眼睛,顿时石化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自己怀中抱着一个人,两人皆未着寸缕。

        难道自己酒后乱了性,将眼前的人给……?

        看着怀中人白皙的脊背上那一片一片的青紫,已经不用怀疑了……

        怀中的人突然动了动,叶光纪顿时僵住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叶光纪连忙闭上眼,怀中人突然转了过来,一股灼灼目光落在自己脸上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既然醒了,又何必装睡?”那人轻笑道。

        叶光纪猛地睁开眼睛,脸却涨红了,看着那人漆黑的眸子,鼓着一口气道:“我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莫非喝酒喝成口吃了?”那人担忧道,伸手便要来抚叶光纪的额头。

        叶光纪吓得往后退,便落到了床下。

        那人裹着被子,一脸受伤地看着他:“我只是担忧你,若是你不愿见我,便走吧,我不会怪你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叶光纪十分想走,但是自己对这人做出了这般事,若是扔下他不管,岂不是禽兽所为?

        叶光纪捡起地上的衣裳,将衣服穿好。

        回头看那人已经把头埋到了被子中,身体颤抖着,似乎在哭泣。

        叶光纪叹了一口气,往外走去,然后掩上门。

        那将头埋在被子里的人突然抬起头来,眼睛死死地盯着那关上的门,脸色变得十分难看。

        叶光纪提着热水进门的时候,便见那人披头散发,衣服也没穿,呆呆地坐在床上。

        啧,穿上衣服看着挺瘦弱的一人,脱了衣服,看起来倒十分健壮。

        那人见了叶光纪,眼中突然有了狂喜的光芒。

        叶光纪调好水,便走到了那人面前:“我抱你进去?”

        那人突然垂下了头,似在害羞:“不必,我自己来即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的伤?”叶光纪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无碍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叶光纪转身要走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昨晚,你动作很轻柔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叶光纪听到身后的声音,顿时僵住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昨晚。

        你动作很轻柔。

        叶光纪身形一动,瞬间便不见了身影。

        床上的人撩开了被子,眼中满含笑意地走进了浴桶之中,那人闭上眼睛,真气运满全身,那背上的青青紫紫突然消失了。

        那人睁开眼,轻轻地叫了声:“叶光纪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叶光纪带着秦初回了幽草宗。

        秦初只是默默地跟在他身后,话也不多,十分乖巧的模样。

        自家药童走了,叶光纪毫无顾忌地占有了两间茅屋,将其中一间分给了秦初。

        只是秦初睡得第一晚,那床便莫名其妙地塌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叶光纪认真对比了乐至与秦初的身量,想着那晚看到秦初广袖长袍下的壮实的身躯,所以这床塌了,似乎情有可原。

        看着秦初站在门外可怜兮兮的模样,叶光纪终究心软了,打开门道:“进来吧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秦初欢欢喜喜地跳了进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当秦初往自己床上爬的时候,叶光纪突然担忧自己的床会不会塌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叶光纪全身警惕着,打算在床塌的那一刻迅速逃离,只是等了许久,那床都未塌,一双手却已经抱上了他的腰。

        身后传来平稳的呼吸声。

        乐至走后,这百草园中只剩下叶光纪一个人。

        老家伙一个人呆久了也怪寂寞的。多一人陪伴似乎挺不错的,而且秦初也无家可归。

        所以秦初便一直留在了百草园中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一留便是几年,叶光纪早已习惯了秦初的存在。

        若是哪一天秦初不见了,自己肯定会补习惯吧。叶光纪默默地想着。

        日子过得安静而宁和,直到有一日,守门弟子突然告诉他,逍遥仙宗秦太和求见。

        秦太初消停了许多年,这次秦太和上门,莫非又想出了什么幺蛾子?

        叶光纪带着满腹疑惑到了门口处,便见了门口站着的人。

        第二次相见,秦太和似乎憔悴了一些。

        而且看着秦太和的脸,有什么东西似乎从脑海中一闪而逝,叶光纪的心沉了沉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家药童呢?”叶光纪按下心中的不安,扬起头,挑了挑眉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提到药童,秦太和的脸色更加难看了些,最后只道:“他不会有事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将他藏到哪去了?”叶光纪咄咄逼人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并非我所为。而且今日来,我还有另一事。”秦太和道。

        叶光纪心中突然有些慌乱,甩袖道:“除了药童,我与你之间无甚话可说,恕不送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药神大人何必这般急切?我今日来便是为了找我兄长,逍遥仙宗宗主—秦太初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叶光纪身体僵住,脸色变得十分难看。

        那张与秦太和相像的脸,秦初,秦太初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叶光纪再蠢笨也猜到了,他突然大笑出声。

        突然有人抱住了他。

        叶光纪如发怒的狮子,猛地推开了他,双眼恶狠狠地盯着眼前的人:“秦太初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怒极攻心,竟是一个字也说不出来,一口气梗在心头,眼前一黑,便晕了过去。

        秦太初将他小心翼翼地抱进了怀中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兄长。”秦太和对着秦太初行了一个礼。

        秦太初点了点头:“你回去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秦太和点头离去。

        秦太初千里传信,不过想借他的口说出真相,如今他任务已完成,自然要离去。

        秦太初看着怀中双眼紧闭的人,叹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    有些事可以隐瞒一时,但却不是一世,只是等着最好的时机到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叶光纪醒来,便将自己关在屋中。

        秦太初靠着那门,在外面守了许久,却一句话都没有说。

        不知为何,这几日脑海中回荡的都是多年以前,他死里逃生,睁开眼的那一刹那,看到的那一幕。

        世间缘分,缘不会无缘无故起,而他与叶光纪的缘起,便不会灭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不知道过了多久,叶光纪打开门,阳光刺在他脸上,竟恍如隔世。

        屋前一个人都没有,不知为何,叶光纪的心中竟有些失落。

        秦初变成了秦太初,从此消失在百草园,叶光纪又变回了原来一个人的日子。

        一个人,不过无趣了些,倒也过得去。

        唯一的变化是叶光纪的日常生活又多了件事,便是每日都要诅咒一次秦太初。

        不知是不是老天开了眼,这诅咒竟成了真。

        秦太和再次来到幽草宗,竟带来了秦太初重伤的消息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兄长在无底之谷修炼,正在突破的关键时刻,岂知原本被镇压在无底之谷下的妖物竟然挣脱禁制,兄长几乎拼去性命才斩杀了那妖物,如今尚在昏睡之中,体脉却越来越弱。”秦太和道。

        叶光纪突然愣住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兄长尚有一丝意识的时候,便说想见你一面,若是见了,便死而无憾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叶光纪顾不得许多,跟着秦太和急急赶往逍遥仙宗。

        入了逍遥仙宗,便发现里面一片寂静,全宗上下都透着一股悲伤之气。

        叶光纪的心更加慌乱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到了秦太初沉睡的屋子外,秦太和打开了门,叶光纪却站在门口处,迟迟不肯进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兄长在等你。”秦太和忍不住道。

        叶光纪咬着牙:“他说若是见了我,便死而无憾?”

        叶光纪怕自己一进去,见到的却是秦太初的尸首。

        秦太和以袖掩面,脸色变得怪异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似乎说错话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秦太和劝了许久,最后道:“若是你再不进去,怕是连兄长最后一面都见不到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叶光纪一愣,便冲了进去。

        床上躺着一个人,笼罩在淡淡金光中,脸色惨白如纸。

        叶光纪呆呆地坐在他身边,想不到再次见面,这人竟这般半死不活模样。

        叶光纪又想起往日的诅咒,莫非真的应了验?

        本来怨恨他欺瞒,但是在那一瞬间,怨恨突然消失了,叶光纪心中只剩下愧疚,希望哪一日秦太初可以醒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叶光纪本是炼丹师,将那极好的丹药都往秦太初口中塞,却未见丝毫起色。

        叶光纪等得一天天绝望起来,每日睁开眼睛的时候,便希望能看见奇迹。

        但是每次看到的都是那人躺在床上,一动不动。

        叶光纪呆呆地坐在床边,忍不住伸出手指去戳那人的额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秦太初,若是你再不醒来,我便把你这逍遥仙宗给砸了。”叶光纪狠狠道。

        床上的人依旧紧闭着眼睛,脸色无丝毫变化。

        叶光纪叹了一口气,想要收回手指。

        笼罩在秦太初身上的光芒突然变了,叶光纪愣了一下,看着金光变成淡红色,秦太初那苍白的脸竟渐渐有了红光。

        叶光纪的心突然剧烈地跳了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屏住呼吸,看着那人睁开眼,抓住了他的手指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逍遥仙宗以后也是你的,你竟然忍心?”秦太初的声音有些沙哑,声音很低,却一字一句地落在了叶光纪耳朵里。

        叶光纪脸猛地红了,挣脱了秦太初的手,摔门而出。

        秦太初呆呆地看着自己善存着叶光纪体温的手,突然轻笑出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