紧急情况:本站如果打不开了,备注1:m.ranwen.com 备注2:m.zhuishu.com

笔趣阁 - 都市小说 - 毕景乐至在线阅读 - 正文番外 纪若牧嗔

正文番外 纪若牧嗔

        沧海桑田,浮华一瞬。

        不知道过了多少年,修真界也不知多少修者登了仙,连那寸草不生的极北之地也化作了蓊蓊郁郁的树林。太多年过去,仙力渐渐消失,而那菩提树也不见了。在那原来生长着菩提树的地方多了一座小木屋。

        小花是一棵树,便生在那木屋前。小花不知道她是人化作了树,还是树化作了人。突然有一日醒来,她便成了一棵树。而小花这名字,也忘了是出自何人之口。

        小花是一棵树,根系紧紧地抓住脚下的土地,不能走,所以她每日最大的乐趣便是观察小木屋的主人。

        主人是个仙人,样貌却生得比仙人好看。平日里见着是不苟言笑的模样,但是有些时候总有意外。

        比如今日。

        一阵风吹过,小花趁着风势甩了甩被她当做头发的枝叶,用自认为是最潇洒的姿态,迎着那仙人走来。

        仙人手里提着一壶酒,迈着缓慢而优雅地步伐朝着小花走来。仙人的一举一动都牵动着她的心弦,小花想,她可能喜欢上仙人了,因为她的目光总是不自觉地追随着仙人。小花想了许久,这种追随或许不是因为寂寞。

        这种喜欢不知从何开始,当她意识到的时候便喜欢上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仙人提着酒壶在小花身边,脸上带着淡淡的忧伤,额头也皱了起来。在那一瞬间,小花突然希望自己能像人一样,有一双手,能够抚平仙人的皱起的额头。

        仙人开始喝酒,仙人喝酒的姿势很霸道,打开盖子,对着那壶口,便喝了一大口。

        连喝酒的姿势都这么好看。

        酒的香气开始散开,醉了一众花草。

        仙人也醉了,透明的液体从仙人的眼角缓缓滴落,一滴一滴,落在小花生长的土地上,陷入了土中,似乎灼伤了小花的根系。

        仙人突然抱住了小花,俊美的脸紧紧贴着小花,若是小花有心脏,此时便是要跳出来的那般感觉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若儿……”仙人轻轻唤道,声音里却带着浓的化不开的悲伤。

        小花又开始忧郁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每次仙人喝醉了,都是唤着这个名字。

        若儿是谁?

        小花想,若儿肯定不是好人,因为她让仙人这般伤心。

        有时,小花又想,若是自己是若儿便好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泪纵能干终有迹,语多难寄反无词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仙人抱着她哭了许久,才站起身,跌跌撞撞朝着那小木屋走去。小花突然希望自己生出双腿,可以追着仙人而去。

        可惜她只是棵树,没有手,也没有脚,只能这般看着他。

        小花除了睡觉与观察仙人,其余时间都在发呆。发呆的时候,她会想,她的过去,她原来是不是一棵小树苗,因为仙人的泪,所以化成了灵?她会想,她将来会不会生出双腿双脚变成人。她会想,要是哪一日仙人找到了若儿,会不会离开,而她在漫长的岁月中又如何熬过去。

        小花有时会做梦,在梦里,她化作了一个女子,她与仙人相互依偎着,仙人不再抱着她哭。仙人笑了,她也笑了。梦里,仙人喜欢她。

        如果可以,小花希望这个梦永远不会醒来。

        有一天,小木屋里来了另外一个仙人。

        那新来的仙人生得眉清目秀,让小花看着十分想……揍他一顿。

        现在,新来的仙人一脸似笑非笑,十分欠扁道:“哟,牧嗔,原来你还活着呀!”

        原来仙人叫牧嗔。

        牧嗔,牧嗔,仙人的名字也这般好听。小花喜滋滋地想着。

        牧嗔冷睨了那人一眼:“只准你活着,便不让我活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这模样,即使没死,也半死不活了!”那人道,声音变得复杂起来,“牧嗔,你还是这般,执念甚深,以前是修真,现在是纪若,几千年过去了,纪若她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看着牧嗔的表情,那人没有再说下去,只是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    两个仙人并排坐在树下,本是一道漂亮的风景,但是小花看着,却特别不开心。

        原来以为新来的仙人会让她的仙人开心些,而现在却让他更加难受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乐至,我快等不下去了,修真至少有盼头,我知道只要一心修真,便会有成仙之日。但是若儿,我已经等了几千年,每等一天,她会回来的希望便更少一点。乐至,我总是在想若儿是因为恨我所以才不来见我,但是我知道我在自欺欺人,若儿那般爱我,又怎么舍得让我伤心,所以她不来见我,便只有一个可能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魂飞魄散。

        两个人又沉默了,沉默地可怕。

        最终是那叫乐至的仙人打破沉默:“牧嗔,你到底想做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在想,若是魂飞魄散了,便什么感觉也没有了,不会绝望,不会恐惧。但是我又怕若儿哪一天回来了,找不到我。乐至,人死了,饮了孟婆汤是不是会忘却这些?”

        乐至冷笑一声:“饮了孟婆汤,你便忘记了她,她回来又如何找得到你?”

        牧嗔缓缓地低下头,英俊的脸也变得迷茫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再到后来,又来了一个仙人,那仙人十分恐怖,站在小花身边的时候,小花感觉到身边的花草都在发抖。

        那仙人见了乐至,整个人便似变了一个人,乖巧地如同小媳妇,一直跟在他的身后。

        乐至去哪,那仙人便去哪,到了晚上还会发出奇怪的声音。小花的根系伸进了土里,感觉什么的都十分灵敏,所以那声音也听得十分清楚。一连几日,小花都睡得不好。

        小花想,牧嗔也是如此。牧嗔的脸色越来越难看,终于有一天,黑着脸将那二人赶走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们走的时候,乐至突然回头看了牧嗔一眼:“牧嗔,若是你真的等不下去了,可以来找我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因为这世上有种东西叫绝情丹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纪若对他那般,他等得下去的!”一个声音冷哼道。

        两个仙人腾云而去,独留牧嗔一个人现在院子中发呆。

        日子一天天过去,院子里的花开了又谢,小花也开始结果子了,而仙人醉酒的时间也越来越久。

        牧嗔醉酒的时候,还是抱着她喊若儿。看着牧嗔的模样,小花总会想去抱住他。这想的多了,竟成了事实,小花生出了手,回抱着他。两人紧紧相拥,牧嗔笑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小花仿佛看见了满天星星,然后她便晕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再醒来,她又变成了一棵树,无论怎么想,都长不出手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牧嗔不再喝酒,而是看着她发呆,讲着一些奇奇怪怪的话。

        牧嗔说:“若儿,既然你回来了,为何不来见我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牧嗔说:“若儿,我知道你在,你出来见见我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牧嗔说:“若儿,我想你了,你出来让我看看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听着牧嗔的话,小花很难受。她想哭。

        突然有一日,仙人不见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小花依旧记得牧嗔离去那是的情景。

        那一天天气晴朗,牧嗔靠着树发呆。然后突然起身,招来云彩。在离去的时候,牧嗔望了一眼这个院子。那种眼神很怪异,似不舍,又似解脱。

        仙人不见了,这个认知让小花开始烦燥起来,即使没有风,小花的枝叶也会摇晃着,簌簌地响着。小花有种被抛弃的感觉,虽然仙人从来就不知道她的存在。

        春去春来,小花由烦躁开始思考。往日里用来看仙人的时间也用来发呆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她的脑海里不再是一片空白,开始出现断断续续的片段。而那些梦里的内容,也变得清晰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她记忆里的牧嗔,大多数冷着一张脸,但是她却知道那张冷脸下的喜怒哀乐。只要他一个动作,她便知道他要做什么。

        她知道了牧嗔的许多事,原来他不是仙人。他本是修真者,却登仙失败。

        她知道他在等一个人,等得绝望。

        而她是谁?她为什么会知道?每次小花往深处想,便觉得一阵剧痛,比将她的根系拔除还痛。

        不知道过了多少年,她身边的树已经长得比她高了,牧嗔回来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在看见牧嗔的那一刻,小花开心地几乎跳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但是她跳不起来,只能激动地看着牧嗔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么多年过去了,牧嗔还是原来的模样,只是脸上的阴虚更深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牧嗔进了屋,出来的时候换了一身衣裳,然后走到了树下,手机端着一个碗。

        牧嗔说:“若儿,我回来了。”然后将那碗里的水浇在了小花的树下。

        水渗了进去,灼伤了树的根系,小花痛地几乎抽搐过去。

        牧嗔听了何人教唆为什么要害她?!

        小花从剧痛中缓过来的时候,牧嗔手里拿着碗,正一脸失望地看着她。

        小花突然很难受,好像她哪里没做好,所以让牧嗔失望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若儿……”牧嗔低囔道,然后看着她坐了下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若儿,我好累。”牧嗔道,突然从怀里取出一颗丹药,“这是绝情丹,吃了便会忘记七情六欲。若儿我等不下去了,是嗔哥对不起你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小花死死瞪着那粒丹药!

        断情绝爱,她的仙人怎么能断情绝爱?

        那她怎么办?

        脑海中浮现出无情无欲的牧嗔,不会喝醉,不会发呆,眼中再无波澜!

        看着牧嗔缓缓将丹药放进口里,小花感觉到自己整棵树都要变形了!

        因扭曲而变形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嗔哥!”

        牧嗔口中含着丹药,便见眼前的一棵树开始幻化,然后变成了一个人!

        女子容颜似玉,漆黑的鬓发,漂亮的眉眼,那每一寸肌肤,都相熟到了骨子里。

        小花茫然地站在那处,失去了根系却生出了脚,这让她很不习惯。

        下一刻,便落入了一个怀抱中,那是期待已久的仙人的怀抱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若儿!”牧嗔低低地呼唤。

        不,她不是若儿,她是小花。

        小花就是若儿!一个声音在她脑海中想起,那些断裂的片段渐渐在她脑海中连成一线!

        她与乐至来了极北之地,找到了菩提树,最后一刻,她的神魂被菩提树撕碎,散落在菩提树中!

        再然后,便陷入了混沌中。

        她的嗔哥,却在这极北之地等了她数千年!日复一日,年复一年,她看着他伤心,看着他绝望,她却懵懵懂懂,无能为力!

        眼泪从眼角花落,纪若笑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嗔哥,你再不放开我,我就要被你挤成肉饼了~”